岳明辉的小揪揪

岳明辉我喜欢你。

【卜岳】夏天的西瓜和你(上)


     “你看看我。”

     “我看着呢。”


      卜凡喜欢岳明辉,岳明辉一直都知道。


      凡子不止一次在镜头前对他说过喜欢,但这些喜欢就像是到了夏天会想要吃西瓜,西瓜却不是夏天唯一的食物,你还会想吃冰淇淋,会想喝汽水。这些话岳明辉不敢和卜凡说,怕他生气。


       岳明辉曾经这么评价过卜凡,“凡子有时候说话太快,脑子会跟不上。”卜凡很想和自家队长理论理论,可是又自觉说不过对方,只好瞪他一眼作罢。这时候岳明辉会和卜凡默契的抬头对视一眼,然后露出他那个奶气的笑容,虽然这位队长大人一直自诩自己是练习生前十爷们儿的人。


       每次看见岳岳的笑容,卜凡就自己自己心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,下意识的去触碰对方,光是对视还不够,就算眼睛里只剩下对方,占据对方的视线也不够,一定要用自己的手去触碰对方,要真切的感受到这个人的存在,那颗躁动的心才能安静下来。


       岳岳也会回应他的触碰,在和他说话的时候,自然而然的捏住他伸过来的手,可岳岳也会把灵超抱在怀里,会在被木子洋拽着上演小剧场配合地露出手臂上的纹身,卜凡说不清自己心里面是什么感受,只要一想到在对方心中自己和他不过是哥哥弟弟的关系,心里就会没由来的一阵火大。


       这种无名火一旦烧起来,凡子就会散发出一阵一阵的低气压,加上本身长了一张家暴脸,不得不说还是很吓人的。每到这个时候,灵超就会像是装了小雷达一样飞来卜凡身边,也不会过问你怎么了,就是闹闹你,似乎是想表达弟弟在呢,哥哥不要不开心。


       然后在某个沙发或者椅子上躺着的木子洋会高深莫测的看一眼卜凡,招招手把灵超召唤回去。


       卜凡这会儿自个儿消化完了情绪就开始到处找老岳了,整个房间都回荡着卜凡的“老岳,老岳,老岳你在哪?”


      "诶—我在这儿呢。”岳明辉拉长了声音回应到,自从四人出道以来,私人时间越来越少,大部分时间都在赶通告,刚刚和卜凡分开的岳岳这时已经坐在了镜子前化妆。


       凡子坐在了岳岳旁边,一只手拿着手机给对方看自己新下的背单词的软件,另一只手自然的放在了对方的手臂上,若有似无的用大拇指在对方手关节的地方蹭了一下。


      每次到了自己的熟悉的领域,岳岳就会变的话多,不止一次因为这样被另外三个人吐槽过岳明辉啰嗦,吐槽归吐槽,每次岳明辉说话的时候,卜凡永远是听的最认真那一个。


       说起在大厂的日子,其实时间过得很快,就像那两年在公司当练习生的日子,每天都打卡上班一样去公司练习,等晚上回到宿舍早就累的不行,洗漱完就上床睡觉,后来公司给他们四个人报名参加节目,一开始还有些懵懵懂懂,慢慢的倒是明白了其实到了大厂也不过是换了个地方练习,只不过多了一个公演和宣布排名,同时也意味着不知道自己能走到哪一步。


      卜凡现在回忆起那段日子,最让自己无法释怀的不是止步于二十强,而是那次岳明辉腰伤却还是毅然选择了接受被队友投票投走的命运,在自己想要选他的时候摇了摇头。


       岳明辉是真的够狠心,尤其在对待自己的时候,当时在公司练习的时候,明明是一个毫无基础的理科生,硬是一声不吭跟上了所有人的进度。


       那时候是真的孤注一掷啊,四个人都像是着了魔一样每天拼命练习,明明是最浮躁的年纪,硬是咬牙坚持了下来,每个月都过的紧巴巴的,有时候倒欠公司几百块的工资,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。


      卜凡的身体很硬,另外三个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为了让四个人能身体练的柔软一点,直接让经纪人帮他们踩着腿压腿,最痛苦也是最见效的一种方式。


       有次压腿实在是疼的不行了,两条腿被抵着拉成一字型,卜凡瞬间觉得眼前一片花白,疼的“哎哟妈妈呀”的叫出了声,就是在这个时候,岳岳在凡子耳边说了一句“来抱着我”,卜凡觉得自己大概是在那一瞬间被什么击中了。


       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,这句话是卜凡还不认识岳明辉的时候偶然在书上看见的,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却是在看见岳明辉眸子里闪动的光芒的某个瞬间。


      后来四个人以“oner”的名字出道,四人终于开始了梦寐以求的偶像生活,除开那些耀眼的舞台,帅气的杂志拍摄,一个又一个的采访,随着出道而来的是更大的压力和更少的时间,一切的成功都是用汗水浇灌出来的。


     “会给自己的军团取什么名字?”

      在机器人争霸大赛的采访时记者提了这么一个问题。


    “岳明辉。”

     在所有人还没来得及说话的时候,卜凡就已经说出了这个名字,绕是岳岳也一下不知作何反应。


    “那军团的团徽会用什么图案呢?”

     记者接着提问到。


      “岳明辉。”

      卜凡再次一口答道。


     “图案,用岳明辉?!”

     岳岳嫌弃的看了眼凡子,接着又有些无奈的回答到“行行行。”


       就像是每一次岳岳在面对卜凡在镜头前突如其来的告白一样,岳岳不拒绝,也不会回应,只会用他一贯的带着京片儿口音的声音说道“行行行”。


       七分无奈两分纵容,余下这一分,是心底控制不住的悸动。


        就像是夏天的西瓜,岳明辉对自己说道。


评论(3)

热度(5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