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明辉的小揪揪

岳明辉我喜欢你。

【卜岳】食欲

岳岳pinkray0711生日快乐!



卜凡最近食欲不振,最开始发现这个情况的是岳明辉,当天下午岳岳就趁休息的十分钟去找木子洋和灵超。

木子洋有些不可思议的偷瞄了卜凡一眼,“原来在学校也没见凡子少吃过呀。”木子洋觉得自己记忆中的卜凡实在不像是会食欲不振的人。

“我知道,但是凡子最近的确没怎么吃饭,就连晚上点外卖也是吃两口就不吃了,你们觉得正常吗?”岳明辉明白木子洋的感受,但是现在的情况又实在棘手,岳明辉只觉得自己一个头两个大。

“不正常,实在太不正常了,我凡哥这是怎么了。”灵超瞪大了眼睛看着岳明辉,一边说还一边摇头,就差在脸上写上震惊两个大字了。

“唉…我也不清楚,算了,我找个时间和凡子谈谈吧。”看着眼前两个人一个赛一个懵逼,岳岳认命地叹了一口气。

最初是为了控制体重,每天除了吃减肥餐什么都不能吃,卜凡一开始还会喊饿,有一回甚至在练舞间隙去厨房偷吃了一块瓜,被经纪人发现之后连当晚的晚饭也扣了,后来卜凡大概也是习惯了每日两顿减肥餐,硬是一声不吭全盘接受了。然后在某次吃饭时,岳明辉眼睁睁看着卜凡第三次把什么也没夹的筷子塞进嘴里,岳岳皱了皱眉,喊了一声“凡子”,把这个人的魂喊了回来,那人也只是恹恹的回了句“哎”,继续心不在焉的吃饭。岳明辉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意识到卜凡食欲不振的。

其实卜凡的每日三餐早就换回了正常的模式,在卜凡减到上镜好看的体重时,公司就让他正常吃饭了,但是卜凡就像是丢了魂一样,每次吃饭都心不在焉的。

某次弟弟偷偷给凡子塞了一颗大白兔奶糖,凡子也只是顺手塞进衣服口袋就不管了,要是换作以前应该满脸嘚瑟的一口吃掉才对,这下连弟弟都警铃大作,意识到卜凡真的不太正常。

木子洋看在眼里,也是疑惑的挑了挑眉头,从认识卜凡到现在,这是木子洋第一次见识到对方食欲不振的情况,小懂事儿也着实摸不着头脑。

本来还期望能从木子洋和灵超那里得到一点建设性的意见,结果最后变成了三个人对脸懵逼,岳明辉不由得讪笑一下,看来自己真是任重道远啊。

要说卜凡也是不容易,四个人里就他一个一吃就胖,明明一个一米九二的大个子,减肥期间就只能可怜巴巴的吃减肥餐,岳岳一直都理解凡子减肥的不容易,尤其是有木子洋和灵超这两个怎么吃都不胖的人在身旁,最后就会变成岳岳和凡子在对方减肥的时候感同身受。



半夜的时候岳明辉没由来的心悸了一下,有些迷茫的睁开眼睛,看了看昏暗的房间,伸手把床头的闹钟拿起来,一看时间才凌晨三点,把闹钟放回去的时候感觉睡在身旁的人动了一下。岳明辉转过身子,面对卜凡躺下,猝不及防地对上了卜凡小狼一样的目光。

“凡子,怎么还没睡?”还有些迷糊的岳明辉带着些鼻音开口道,一边说话一边伸手揉了揉眼睛。“是哥哥把你吵醒了吗?”岳明辉说着说着话又开始犯困,最后几个字越来越轻。

“不是。”卜凡一只手枕在自己头下面,另一只手摸上了岳明辉的后颈,一边回答对方的问题一边像是摸小猫一样摸着岳岳的后颈。

“嗯……”岳明辉困意上来,也不管卜凡还在摸着自己后颈的手,眨了眨眼又控制不住的闭上。

“老岳,晚安。”看着岳明辉再次陷入梦乡,卜凡轻笑了一声,轻轻的道了一句晚安,也不急着睡觉,就这么看着对方平静的睡颜,就像是看不够一样,视线从眉头一直移到嘴唇,再到对方宽大的睡衣露出的锁骨,捏着对方柔软的后颈,手不自觉的加重了力气,岳明辉有些难受的蹭了蹭枕头,发出了轻哼,不见要醒过来的痕迹,卜凡放轻了手里的力气,享受地抚摸着对方的后颈。



卜凡最近食欲不振,岳明辉很头疼,眼看着卜凡一点点瘦下来,队长表示非常担心,本来就浓眉大眼的,加上消瘦的脸颊,仿佛下一秒就会开口跟你收保护费。岳岳觉得自己不能再放任不管了,休息时间一到,岳明辉拉上卜凡就走,为了避开拍摄日常的博文,岳明辉笔直的走向了这个时间没人的二楼。

“凡子,哥哥带你找糖吃。”刚刚放下卜凡的手,岳明辉就转身在书柜里找起了灵超可能藏在这里的糖。卜凡看着自家队长在面前的书柜翻来翻去,还要时刻注意会不会有人突然上楼,眼睛亮亮的,就像是要偷食的小兔子,萌的这个一米九二的山东大汉心肝颤了一下。

“诶—我记得上次看见小弟把糖放在这里的呀。”找不到糖的岳明辉有些泄气地垂下了肩膀,卜凡有些好笑的把头埋在了岳岳的颈窝,双手环着对方的腰,岳明辉也不挣脱,把手放在卜凡环在自己腰上的手上,转头看了看把头埋在自己颈窝的人,“凡子最近怎么了,跟哥哥说说呗。”听着对方一贯的带着京味儿的声音,卜凡觉得心脏酥酥麻麻的,像是被猫爪子挠了一下。

“老岳,想吃糖吗?”卜凡没有回答岳明辉的问题,抬起头来略带侵略性的眼神毫不掩饰的看看对方的眼睛问道。岳岳有些不明所以的点了一下头,然后卜凡将环在岳明辉腰上的手抽回了一只,在自己的口袋里掏了掏,再拿出来时手上多了一颗大白兔奶糖,岳明辉一脸茫然的看着对方将糖拨开然后喂到了自己嘴里,就着背后拥抱的姿势,卜凡一只手扶着岳明辉的腰,一只手捏住岳明辉的下巴,吻了上去。

卜凡用舌头把奶糖顶进了岳明辉的嘴里,感受着奶糖在对方嘴里融化,忍不住将舌头探进对方柔软的口腔,戳弄着内壁,勾弄着对方的舌头,直到对方整个嘴里都是奶糖味,才舍得结束这个吻。

“我不想吃糖,我想吃你。”卜凡满意的看着岳明辉从有些呆滞到满脸通红,环着对方的手丝毫没有放下来的意思,心满意足的把头埋在岳明辉的颈窝,嗅着对方略带奶味的气息。



“岳叔岳叔,我感觉今天凡哥好像很开心的样子,他好啦?”灵超偷偷的凑到岳明辉旁边,小声的和岳岳咬耳朵。

“好的不行。”岳明辉抬头瞪了一眼坐在对面的卜凡,有些咬牙切齿的回答道。如果不是耳尖红的要滴血,这句话还是有几分生气的感觉的。

灵超看了看岳岳红红的耳尖,再看看对面卜凡舔了舔嘴唇,眼神放肆的盯着岳明辉的脸,一瞬间福至心灵,咻的一下就跑到了木子洋旁边,跟他说悄悄话。



你是我的欲望,是我的专属,是我做的每一个梦。

评论(2)

热度(1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