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明辉的小揪揪

岳明辉我喜欢你。

【卜岳】花落知多少


“捕梦网源自18世纪,印第安人用它来捕获美丽的梦幻,让恶梦随清晨的阳光而消逝,他们相信夜晚的空气中充满着各种的梦幻,只有捕梦网能将梦过滤,把他们带入美丽的梦乡。”岳明辉左手拿着捕梦网,在卜凡面前晃来晃去,盘着腿坐在床上,右手撑着头,眼神看向手中的捕梦网,在安静的房间里,岳明辉用他特有的温柔声音,京味儿十足的语调说着捕梦网的信息,大概是刚刚搬完家累的不行,在岳明辉温柔的语调催眠下,卜凡头一歪直接倒在了床上睡着了。



“你好,我是岳岳。”岳明辉礼貌地笑着自我介绍,伸出左手,等待着对方的回应,站在对面的卜凡挠了挠头,伸手握住了岳明辉的左手,说道“你好,我叫卜凡。”

假,是卜凡对岳明辉的第一印象,事实证明岳明辉就是这么一个“假”的人,从两人第一次见面时,到面对镜头时,岳明辉似乎总会不自觉的露出那种“假”的状态。不同的是,与岳明辉相识后,卜凡渐渐能读懂对方假笑时眼底那一抹不自然的神色,就像是一种保护机制,作为一个成年男性,哪怕是面对陌生的事物,也不能表露出内心的慌张。

岳明辉是团里年纪最大的人,不可避免的有了很多流言,无端地中伤,甚至异想天开的说三人不过陪岳明辉出道,因为他年龄大了等不了了。这些话卜凡能知道,岳明辉肯定也能知道,有时候卜凡想,他们这些人当个“明星”也太惨了点。

最开始四个人除了自己和木子洋是同学之外,另外两个人对自己来说就像两张白纸一样,第一印象太过深刻,导致自己至今仍然不自觉的分析眼前这个男人。要说岳明辉年纪最大吧,应该是最成熟稳重的,但是有时候又表现得跟个小孩似的,要说他幼稚吧,大部分时候又是一个有文化有背景的称职的队长。

卜凡有时候看着岳明辉和灵超打打闹闹,甚至有那么一瞬间,觉得岳明辉才是那个年纪小的,岳明辉这人,既不成熟也不幼稚,简直就是一个如同一斤棉花和一斤铁哪一个更重一样的伪命题。卜凡解不出来,也没有岳明辉一般的自证精神,卜凡想的很开,随他去吧。

无论是在偶像练习生时期,还是后来四人以“oner”为名出道,每次有人说岳明辉老,卜凡总是第一个站出来反对,说不上为什么,但是卜凡听不得别人这么说岳明辉,就算岳明辉每次次都笑笑了事,卜凡唯独在这件事上执着的很。

卜凡没办法像岳明辉那样自证,大多时候卜凡是靠着一种本能在活着,“凡子有时候说话太快,脑子就跟不上了。”岳明辉曾这么描述过卜凡,卜凡说不过他,索性不反驳了。



空调温度调的有点低,卜凡觉得自己像是睡在了冰箱的第一层,猛的睁开眼,等到视线渐渐聚焦,看着卧室的天花板,卜凡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刚刚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,梦里自己像是浏览记忆一样把岳明辉和自己的回忆看了个遍。

动了动脖子,转头看见睡在自己身旁的岳明辉,卜凡有些好笑的看着对方委委屈屈的蜷缩在自己身旁,但又霸道的把被子压的死死的,大概是在卜凡昏睡的时候无奈的睡在了旁边,床被这个一米九二的大高个占了大部分,躺下时只好蜷成一团。

岳明辉总是能激发卜凡无限的探索欲,曾经在被采访时问道“如果有一天一觉醒来和成员交换了身体,希望是谁的身体?”卜凡毫不犹豫选了岳明辉,到底是怎么样的脑袋,会选择走了这条路。

看了眼时间,凌晨三点,是个适合写诗的时间,不过卜凡不会写诗,卜凡睁着眼瞪了会天花板,试图再次进入梦乡,不过身体却处于十足清醒的状态,卜凡有些烦躁的翻了个身,面对着岳明辉侧躺着,岳明辉睡得很熟,凑近的话还能听见微微的鼾声,卜凡想起被采访时提起的打呼的事情,小弟提起自己会打呼,话音刚落岳明辉就接着说其实这个事儿大家都会发生,尤其是在白天训练很累的情况下,卜凡想,岳明辉是护着自己的。

就像是刚开始的时候,为了练柔韧性,被经济人踩着压腿,在自己疼的大喊唉哟妈妈呀的时候,岳明辉在自己耳边说“来抱着我”,或者是在互相贴标签时,刚刚给自己贴了一个爱哭,又马上解释自己身高摆在那儿,压腿这事儿的确很痛苦,又或者是在自己跟他突然的小剧场时,张开双手抱住了一身黑衣的自己。



这个捕梦网或许真的能将梦过滤,把自己带入美丽的梦乡,卜凡在再次进入梦乡之前脑海里突然闪过了这个念头,毕竟,每一个有岳明辉的梦境,都是记忆里珍藏的片段。

“岳明辉,我喜欢你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19)